• 郎咸平愤怒回应被堵传闻:胡说八道
  • 发布时间:2017-08-09

    据澎湃新闻报道,台州市警方确认,6日晚间9时左右在台州椒江剧院附近确实发生了围堵车辆事件,经警方调解后,围观群众散去,郎咸平当时确实在被围堵的车内,后顺利离开。

 

    有目击者对北京时间反映,警车开路把郎咸平的车带走了,群众好像带头砸车的也被带走了。

 

    据北京时间财经记者了解,因曾卷入泛亚、快鹿、望洲财富等问题平台,郎咸平已数次遭遇受害者围堵,深陷“站台”风波。郎咸平曾声称: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的任何职位,也不给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

 

    关于专家站台的责任问题,福建瀛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苏奕欣律师表示,专家站台是否承担法律责任,需要界定是否担任了“代言人”的角色。而这在实际中,比较难界定。

 

    目击者:警察开路把他车带走了

 

    有目击者对北京时间表示,郎咸平女助手报的警,警察大概9:05到9:10之间过来的,来的是一些特警,来了之后那些围观的人,就被特警围了个圈把车围在里面了,人群就被特警隔开,他们还一直跟警察说你们千万不能让他走啊。

 

    据目击者反映,围观群众说郎咸平原来帮泛亚代言,因为他站台了泛亚,郎咸平本来就是一个有社会影响力的人,台州有很多人听了郎咸平宣传泛亚的话,可能有一些人把全身家当、全部身家投进了泛亚。后来泛亚倒了,卷了400多个亿跑了,找不到泛亚的负责人,只能找郎咸平。“郎咸平你骗子,骗我赔个倾家荡产,基本上喊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骗子。”  

经公安机关调查:泛亚于2012年4月擅自改变交易规则,推出“委托受托”业务,在未经相关部门审批的情况下,与云南天浩稀贵金属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关联公司,采取自买自卖手段,操控平台价格,制造交易火爆假象,同时泛亚统一印制大量宣传材料,通过全国各地授权服务机构及公司网电部将“委托受托”业务包装成“日金宝”、“日金计划”等产品,承诺10%至13%固定年化收益率且收益与货物涨跌无关,向社会不特定人群吸收存款,形成由其实际控制的“资金池”,套取大量现金。

 

    因涉嫌非法集资,2015年12月1日,泛亚及部分关联公司、高管人员被昆明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2016年6月30日,泛亚实际控制人单九良等20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被移送昆明市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泛亚骗局震惊全国,超过22万投资者受到波及,涉案金额高达430亿元。

 

    而这样一个惊天骗局,却有多名专家牵涉其中。据北京时间财经了解,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郎咸平、《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吴法天等公众人物都曾为泛亚站台。

 

    据悉,2011年7月以来,泛亚相继在杭州、上海、宁波、温州、西安、昆明、大连、哈尔滨、乌鲁木齐等城市举办了多场投资报告会,并邀请海内外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郎咸平、宋鸿兵等与观众们现场交流,探讨宏观形势下稀有金属的产业趋势和投资机会。

 

    郎咸平的照片还被印在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投资报告会的宣传单页上,并配有“比黄金值钱,比股票安全”的宣传语。

 

    郎咸平曾表示:“如果能够掌控有色金属本身的产量、控制住定价权就能创造财富。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最重要的目的是通过交易所掌控资源控制定价权。”

 

    经济学家走穴已经屡见不鲜,甚至明码标价。有报道称,经济学家巴曙松的出场费为10万,叶檀为15万,郎咸平的出场授课费为20万,而 据行业内人士透露,郎咸平的出场费在2014年已经达到60万,堪称近几年最贵的经济学家,位列“最能挣钱的学者”之一。

  

    早在2012年,经济学家邹恒甫就曾炮轰郎咸平等经济学家高价“走穴”的捞钱行为,并直言郎咸平“曾有学术影响力,这10年原地踏步,不进则退”。

 

    郎咸平回应传闻:胡说八道

 

    关于此次微博爆料称,郎咸平6日晚在台州被泛亚金融受害群众围堵,并被带到派出所的事情,7日下午北京时间财经记者联系郎咸平求证,对方回应表示:“是胡说八道的。”

 

    在上述微博爆料中,吴其伦发表评论称,尽管在泛亚事件中,老郎只是充当了“帮凶”的角色,不过,专家的言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投资者。

 

    北京时间财经记者就专家站台的责任问题,咨询了福建瀛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苏奕欣律师,苏奕欣律师表示,专家站台是否承担法律责任,需要界定是否担任了“代言人”的角色,而这在实际中,比较难界定。如果能够确定“代言人”身份,则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北京时间财经记者注意到,遭到泛亚受害者围堵的郎咸平,除了曾为泛亚站台,还曾为快鹿、望洲财富等问题平台站台,并因此数次遭遇受害者围堵,深陷“站台”风波。郎咸平曾声明称“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的任何职位,也不给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

 

    2015年12月,《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在太原被打的同日,郎咸平在上海遭泛亚有色金融交易所受害者围堵。同月,郎咸平在微博发公告澄清称,已经委托律师对马胜金融公司和昆明泛亚金属交易所提起侵权诉讼。

 

    2016年初,因《叶问3》票房造假陷入兑付危机的快鹿集团,被曝与郎咸平父子关系密切。郎咸平曾在其微博发声明称与快鹿集团无任何利益关系,试图撇清关系。

 

    2016年4月,在上海浦东某五星级酒店出席讲座的郎咸平再次遭遇围堵,演讲被打断并提前结束。受害投资者高喊“郎咸平大骗子”、“泛亚诈骗,郎咸平站台”、“郎咸平滚出上海”,并在酒店过道摆出“郎咸平是怎么从‘郎监管’堕落到与骗子同台”的易拉宝,未能入场与郎咸平交涉的受害者,将停车坪上一辆贴有“西郊宾馆花园别墅出入证”的奥迪座驾围住,该车据说是郎咸平的。

 

    2016年4月4日,郎咸平发微博声明称:最近有一批有心人士撰写文章,说快鹿集团和郎氏父子的关系等等,为了吸引公众眼球,将郎氏父子与快鹿集团硬生生的扯上关系,希望透过我本人的知名度吸引大众眼球,借此达到某些有心人士的目的。我已经在我的公众微信和微博无数次声明,我本人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团)的任何职位,也不给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我儿子在上海从事金融工作,因此他们和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业务往来理所当然,但是一切往来都是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的规定,他们从未参与金鹿财行以及快鹿集团旗下其他p2p平台的任何业务。我个人已经委托律师对此事件展开调查并依法保留对这批有心人士提起诉讼的权利。

莆商贷微信

微信“发现”扫一扫,莆商贷动态早知道!

×
copyright © 2016-2018 福建省莆商贷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ICP证闽ICP备14003036号-1 公司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荔城中大道1478号

闽公网安备 35030202000219号